首 页 学校概况 要闻简讯 校园文化 教师风采 学员才艺 学习园地 教学教研 校际交流 红叶传书 联系我们
 
教师风采
随风化作满天星——吴江涛诗词读后

随风化作满天星

                                    ——吴江涛诗词读后

林 峰

  “随风化作满天星为鄂州才俊吴江涛之成名力作。江涛兄,吾挚友也。与其廿载诗谊,皆因这一佳句而起。二十年前吾曾于某刊读到《秋夜》一诗:声声蟋蟀竞长吟,一笑迎凉步履轻。诗是流萤笼不得,随风化作满天星。当读至后两句时,吾反复吟哦,不竟拍案

而起,连呼好句。诗是流萤,如此形容,可谓闻所未闻。又随风化作满天星斗,更是妙绝尘寰也。于是江涛兄之名便深嵌我脑海矣。至两人谋面已是辛卯初冬之北京首届青春诗会了。相见之下,兄之坦诚挚朴,温文尔雅皆令我欢喜不置。兄之勤勉好学、博闻强记又令我钦羡不已也。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至今日再细研兄诗,已然人到中年,两鬓微霜也。仿佛“泛菊杯深,吹角梅远,同在京城”(《柳梢青·送卢梅坡》宋·刘过),不料却“休笑双星经岁别,人到中年已後”哉!(《贺新郎·灵鹊桥初就》宋·宋自逊)

  江涛兄少年英俊,才气过人。当年江城诗坛,皆以兄为青年楷模也。近十年里,江涛兄更以授诗为业,遨游学海;读书为乐,沉醉红楼。焚膏继晷;暮史朝经。诗学词艺便如脱疆野马,一日千里。观其《答友人问》一诗,便可略知其中一二也。君呼笨笨自言痴,下海捞鱼浑不知。敢为诗文轻世俗,拼将热血铸新词。芸窗读破青山老,布履磨穿险道驰。独立苍茫风雨里,虬枝老树看多时。江涛兄一腔热血,满腹珠玑。不图钱财万贯,惟爱诗文二字。故兄能摈弃世俗,特行独立;远离纷扰,与众不同。平日里只知埋首书堆,发奋苦读。大有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之气概也。又因江涛兄生性耿直,不谙世事,以至于连中险招,命途多舛。诗中“布履磨穿险道驰”便为江涛兄中年磨难之人生写照。莫非上苍真要“苦其心志,劳其筋

骨,饿其体肤”乎!

  江涛兄虽境遇不佳,屡逢坎坷。但其性格明亮,心胸开朗。有诗为证犹记同车兴味长,弥天风雪过长江。明年若在磨山见,诗与梅花

一样香”(《赠青年诗友》)。诗名为赠友,实为抒情。与友之相约,亦与诗之相约也。如此芬芳四溢之句,又岂是心境暗淡之人所能得之。

再看其《回乡偶书》一诗“笑解西装学放牛,轻骑野外兴悠悠。童心跃跃随春草,绿到南山雾里头。”诗人回乡,见满眼蓬勃,春光遍野,不竟童心大发,奇想顿生也。读此诗可以感知诗人内心之纯净与美好。

另有一诗,亦写《乡村所见》“绿瓦秋风野暮烟,盈眸白水接荒田。牧牛幼女归淘米,辍学童儿说赚钱。”绿瓦秋风,晚烟白水,好一派田野秋光。但接下之实景描摹则令人不忍卒读,田地荒芜,女童淘米;孩儿辍学,无书可读。此景此情,皆令诗人无法释怀,满腔郁闷便喷

薄而出。此诗当可视为诗人为辍学儿童发出之呐喊。

  诗人宅心仁厚,礼贤敬上。于诗作当中亦时有表露。如指间盈碧草,线上跳鸳鸯。出水芙蓉艳,清风扑面香(《看姑母绣花》)。

诗中不见浓墨重彩,亦无大笔构染,诗人单从指间、线上两个细微处着手,写得极其细腻传神,生动形象。姑母对晚辈之关爱与诗人对长辈之尊崇皆在“清风扑面香”一句诗中了,可谓凝练之极又精彩之极。再如其《纪念聂绀弩诗翁百年冥寿》诗“……春秋一百公真健,白发三千地可埋。诗草凌寒生意满,灵均风骨出蒿莱。”诗人将聂绀弩冷峻峭拨、酣畅淋漓之笔墨风格与孤傲不羁、独行不倚之精神意志刻画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又如其《冬日同廖老谒沈祖棻教授墓》一诗“有斜阳处有吾师,家国情怀泪暗滋。寒菊向人如有待,漫天彩笔应深思。”首句化用沈词名篇“有斜阳处有春愁”却不见生硬,显得恰到好处。又隐约将沈词温润典丽、蕴藉缠绵之创作风格嵌入句中,留人余味,更显其娴熟之创作技法。宋人周紫芝尝云:“凡诗人作语,要令事在语中而人不知……诗至于此,可以为工也”(《竹坡诗话》)。

  “国运兴则诗运兴。诗人虽默守书斋,但心连社稷,情关天下。20085·12汶川大地震,山河低首,举国同悲。诗人亦有发自肺腑之《抗震救灾》二绝句断壁残垣五月霜,不堪泪眼泣长江。低头一系绿丝带,要向巴山捧太阳。其二梦绕魂牵巴蜀乡,无边大爱系炎黄。神鹰铁马纾民难,十万军魂铸脊梁。尤其要向巴山捧太阳一语,极具慧思,不同凡响。再看其《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漫天春色起风云,梦里樱花带血痕。闻道扶桑参靖国,须防神社喷妖氛。填膺义愤屠城史,饮泣追怀烈士魂。莫谓书生无寸铁,笔尖犹可作长城。诗中结拍一联堪称警策,足可传之后世。亦为诗人家国情怀与忧患意识之真切表达。全诗读来激荡人心,群情振奋。“赋诗要有英雄气象,人不敢道,我则道之;人不可为,我则为之。厉鬼不能夺其正,利剑不能折其刚”此明人谢榛《四溟诗话》中之论诗语

录,亦可作为江涛兄此诗之精妙注解也。

  观江涛兄所作,觉语言典雅而不晦涩,行文流畅而不尖滑。思之则清新明快,浅显易懂。真有大唐白乐天老妪能解之遗风。更兼构思独特,时有妙想;造句新巧,屡出佳作。故深得诗界之嘉许。近日,江涛兄所寄诗词数十首,首首可颂,句句堪读。限于篇幅,无法一一析解。只好留待读者诸君自我参详了。

    (作者系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