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校概况 要闻简讯 校园文化 教师风采 学员才艺 学习园地 教学教研 校际交流 红叶传书 联系我们
 
教学教研
强化学科意识努力推进老年大学学科建设

强化学科意识 努力推进老年大学学科建设

武汉市洪山老年大学校长 方祥华

【内容提要】在老龄化日益严峻的宏观环境下,在老年大学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提出以老年大学学科建设为主题,从学科建设的角度探讨如何助推老年大学向内涵发展转型的问题,恰逢其时。什么是学科?什么是学科建设?为什么提出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如何规划老年大学学科建设?我们借鉴高等教育学科建设的思路,以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为抓手,从研究老年教育的学科分类入手,来理顺老年教育中学科、专业、课程之间的关系。以利于老年大学以主动的姿态进行课程、专业、学科的设置和建设。使规划和设置更加规范化、系统性;以利于老年人在丰富而庞大的课程体系面前,能够认识清晰,正确选择真正适合自己从而达到提高自己生命生活质量目的的课程。

【关键词】学科意识 学科建设 转型 发展

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当前还是一个薄弱环节,也是一个概念混淆、亟待解决的问题。2019年年底,我们与武汉老年教育研究中心一道,联合组织全省老年大学的办学领导者和管理者,就老年大学学科建设问题开展专题征文活动,征集论文18篇。在此基础上,我们就老年大学学科建设这个主题,举办了第二届洪山论坛,参加论坛的各路精英有60多人,本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下面,我对老年大学学科建设问题进一步厘清一些思路,谈几点不成熟的想法。

21世纪以来,中国已进入了快速老龄化的时代。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4月发布的数据,截止2018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接近2.5亿人,占总人口的比重达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接近1.7亿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11.9%。按照国际“60周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达到10%,或者65周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达到7%”的标准衡量,中国已成为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并且正处在老龄化快速发展阶段。今年(20195月,全国老龄办主任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提出的《健康老龄化战略》正式确认了这一结论。因此,不管我们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中国目前都已经处于老龄化社会中,并且正在快速进入深度和重度老龄化阶段,不久的将来——2025年,将奔跑加入老龄社会的行列。

众所周知,老年教育是解决老龄化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已成为全球共识。而老年大学作为中国老年教育主要形式和重要代表,已历经36年的发展历程,目前一些办学时间较长、办学规模较大、社会声誉较好的规范化、示范性老年大学,正在步入转型发展的新阶段。其办学由单一形态转向多元形态,从不规范逐步走向规范化进而迈向现代化的发展轨道。与此同时,老年大学在价值取向、课程设置和教学方式等方方面面也正在逐步更新升级,而由数量扩张的外延发展向质量提升的内涵发展的深化,更是老年大学转型发展的显著标志。因此,在老龄化日益严峻的宏观环境下,在老年大学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提出以老年大学学科建设为主题,从学科建设的角度探讨如何助推老年大学向内涵发展转型的问题,恰逢其时。

1、什么是学科?《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按照学问的性质而划分的门类。《辞海》解释为:一定科学领域或学科的分支,也指教学科目,即学校教学内容的基本单位。根据我们对《现代汉语词典》和《辞海》解释的理解,学科的内容大致有三方面:一是指知识体系分类;二是指教学内容的基本单位;三是指围绕知识体系所建立的教学、科研实体组织。

2什么是学科建设?学科建设显然既包括知识体系的不断建构,又包括学科组织的建设。学科建设是一个过程,是以学科梯队为主体,学科知识为研究对象,通过硬件投入及软件积累,来增强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综合实力的一项系统工程。

按照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布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1)》规定,学科门类分为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历史学、理学、工学、农学、医学、军事学、管理学和艺术学13个门类;每个门类下设若干一级学科(共110个);一级学科再下设若干二级学科。我国高等院校本科教育的专业设置就是按学科门类一级学科二级学科三个层次来设置的。所设专业有几百个,一个专业可能涉及到多个学科知识。而专业又是课程的一种组织形式,即课程的不同组合形成不同的专业。

在大学里,教学部门多是按学科设置的,大学科研也是按学科组织的,而教学一般却是按专业组织。大学的本科阶段以教学为主,所以每个学生都需要编入一个专业。研究生阶段,以科研为主,所以每位研究生都要确定一个学科。无论本科生还是研究生都需要通过若干课程的学习来完成专业学习和获得学科学位。

由此可见,学科、专业和课程,是构成高等教育的三个基本因素,它们之间存在着既相互区别又密切联系的关系。就三者之间的联系来看,学科建设是抓手,专业建设是依托,课程建设是基础。三者相互包含、相互联系;互有异同、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相互促进。

学科建设是体现一所高校在国内外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国内外大学排名的主要依据。学科建设是高校内涵发展的核心问题。因此,加强学科建设已成为高校建设的关键所在。

3、为什么提出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

随着老年大学的教育性质越来越明显和突出,随着老年大学的办学越来越规范化,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问题也被自然而然地提到研究的日程上来。参照上述高等院校的学科概念及学科建设,我们提出了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问题。但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并不等同于高等院校的学科建设。今天,我们邀请全国各地的有关专家、学者、同仁、同行共聚洪山论坛,就是本着“参考但不照搬”的原则,共同探讨“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问题。

众所周知,我国老年大学三十多年来,在老年教育课程建设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初创时期各种主题的一次性讲座开始,到成系列讲座,再到形成一门课程,系统地组织老年学员学习;从娱乐性课程、养生保健性课程为主,到后来的计算机类、文史类、游学类课程的设置,从国学课程的兴起,到非遗课程的开发,一直发展到今天,具有了不同层次、不同类别、不同知识领域的庞大的课程群,并朝着专业化、体系化方向发展。这是中国老年教育逐步发展壮大、走向成熟的显著标志。然而,随着课程体系的逐渐庞大,老年大学仍在沿用的传统的课程设置的方式,其弊端也越来越显现出来。比如,各级各类老年大学“按需设课”的随意性强,而规划性、系统性、引导性则相对薄弱;尤其是,不同体系所办的老年大学在各自归属部门的指导下,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教学管理工作,在实践中已经形成了适合自身需求的课程体系。有些老年大学仿照高等院校,形成了“学科——专业——课程”或“系——专业——课程”的三级体系;也有的学校形成了“专业——课程”、“系——课程”的二级体系。显示出各体系、各地老年大学对知识领域、学科、专业和课程等概念的理解尚不够清晰、明确和统一,在实际设置工作中,随意模糊了学科、专业、课程等的概念。致使当前各级各类老年大学,知识体系不清晰,课程设置不规范,教学内容和层次不一致,造成一定的混乱现象。这种混乱现象为老年大学进一步以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开放办学,形成了障碍。

由此可见,课程、专业、学科也是老年大学的必备载体和建设重点,三者既自成一格又互相联系,共同构成老年大学的基本内涵和基本形态。

4如何规划老年大学学科建设?

老年大学课程、专业、学科设置的生成有两种方式或状态:一是自然生成,即在条件渐次成熟时,从课程始、到专业、再到学科逐层递进自然生成;二是主动生成,虽然其过程也需具备渐次成熟的相关条件,但非被动等待,而是顺应老年教育发展的要求,通过规划设计、创设条件、逐层递进,以主动的姿态进行课程、专业、学科设置和建设。主动生成即规划而成。

以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我国老年大学注重单门课程或一类课程的开发,课程设置多是按照老年人学习需求“按需设课”,成熟一门设置一门。目前随着老年学员对系统学习某一领域的专门学问、技能需求的增加,有些老年大学以现有课程及其组合为基础,在单一课程周围衍生相关课程的基础上设置专业,使课程设置上升到专业层面,并渐成趋势。专业设置是老年大学高端化的标志性特征之一。同理可推,随着专业建设的推进,将会逐渐涉及到学科问题。而当前我国各级各类老年大学对学科、专业、课程等基本概念尚有各不相同的理解,对学科门类、专业设置、课程设置上缺乏科学界定。因而各种课程设置并未做到按其科学属性归类于所属专业或学科。

如前所述,学科与专业、课程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概念,学科是对知识的分类,专业涉及多个学科,课程又是专业的基础。在高等院校,培养社会所需的各种人才,是通过专业招生、培养的,所以在普通高校专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而老年教育不同于普通高校,老年教育不必根据社会分工而培养专业人才,因此专业对于老年大学来说更多是一种对课程管理的形式。有鉴于此,我们借鉴高等教育学科建设的思路,以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为抓手,从研究老年教育的学科分类入手,来理顺老年教育中学科、专业、课程之间的关系。以利于老年大学以主动的姿态进行课程、专业、学科的设置和建设。使规划和设置更加规范化、系统性;以利于老年人在丰富而庞大的课程体系面前,能够认识清晰,正确选择真正适合自己从而达到提高自己生命生活质量目的的课程。

随着老年教育的发展,老年大学的课程不仅需要丰富多彩,更需要质量的提升。此外,老年学习者对教育需求越来越强烈的同时,要求“量身定制”的个性化课程观,也逐渐显现出来。因此,老年大学课程设置的优质化和个性化趋势已然形成。再有,随着老年教育的国际交流越来越频繁,世界各国之间老年教育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将成为常态。虽然每个国家或地区有着不同的文化和教育资源,所创造出的老年教育课程也各具特色,但在全球化、开放化的时代,交流除具有共同的平台、规则以外,还应有共同的内容和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注重于老年教育理论研究的洪山论坛是由洪山老年大学倡议创办的,并于201610月与武汉老年教育研究中心一道举办了第一届论坛。当时,洪山老年大学与襄阳老年大学、应城老年大学同时通过了湖北省老年大学协会的评审,成为首批省老年教育理论研究基地。借基地建立之势,我们成功举办了洪山论坛。论坛的创办为洪山老年大学的理论研究增添一翼,形成了教学与研究双翼齐飞的局面。三年来,在省老年大学协会学术及宣传委员会指导下,我们纵向与武汉老年教育研究中心联合,横向与襄阳、应城两基地及武汉市其他老年大学开展交流、合作。其间我们还专门走访了上海老年大学、金陵老年大学和南京江宁区老年大学,学习他们先进的教学和教研的理念与经验。我们承担的省级研究课题《立体办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从办学实践入手,总结经验、概括提升,形成了既有实践价值又有理论意义的课题成果,为全区基层老年教育的普及起到了理论指导和实践示范作用。随后我们与台湾学者和湖北大学教授合作开展了老年学员学习效果的课题研究工作,运用质性访谈方法,深度访谈107位老年学习者,以翔实的数据和鲜活的实例,佐证了老年大学在提升老年人生命生活质量及继续社会化方面的个体功能,探讨了老年大学所具有的积极老龄化、健康老龄化的社会功能。研究成果集结成书《老年教育多向度视域研究——基于107位老年学习者的深度访谈》,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前面说到,第二届洪山论坛就是以老年大学学科建设作为主题,影响很好。我们在实践中对老年大学学科建设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积极的实践,获益匪浅。

总之,无论是适应老年教育课程的优质化和个性化发展趋势,还是适应老年教育对外开放,与国际老年教育对接,这一切都需要我们从老年教育的学科建设入手,深入细致地开展研究,分析和制定合理的老年教育学科体系,为老年教育的高水平高质量跨越发展,打下良好而坚实的基础。